目前日期文章:2010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719436453.jpg

三十六週產檢: 3/08/10

這是我在 Kaiser Mountain View 第五次的產檢. Kaiser 跟我之前的產檢經驗不太一樣, 之前通常到了倒數第二個月, 都會兩週檢查一次, 最後一個月則是會一週就檢查一次. 可是 Kaiser 卻是一直到了 36 週才開始兩週檢查一次. 雖然不太習慣, 但是只要醫生覺得我目前狀況都好的話, 我就只要乖乖聽醫生話就是了.

體重: 170英磅 (比上次產檢又重了 9 磅!!!!!!!!!!!!!!!!   從懷孕之前的體重算起, 我重了 46 磅, 跟上次懷恩寶時, 同時間 (36週) 比較, 我重了八磅!)  Dr. Tai 說她不太擔心, 因為我血糖與尿液結果都正常, 可能因為我年紀大了, 所以體重比較不容易控制.  好吧, 也要接受這樣的結果了, 年紀大, 真的就是跟年輕時候不一樣了.  


產檢狀況:
* 子宮大小都正常, 跟週數符合. (唉... 我原本還希望醫生會說孩子看起來挺大的呢!)
* 這次醫生替我照了一下超音波, 因為她希望能確定一下 baby 的體位.  目前 baby 還是頭朝下, 腳與屁股在我右邊肋骨底下.  這一次照, 都看不到 baby 的臉, 但心跳都正常, 羊水量也都還夠. 
* 今天竟然才知道 Dr. Judy Tai 自己也懷孕了, 目前 25週.  其實我會有一點擔心, 因為她自己告訴我, 她最近很容易疲累.  三週以後, 她懷孕 28 週時替我開刀, 希望她身體狀況都好, 能在最佳的情況下替我開刀.
* 有跟醫生說我最近只要一累, 一走多一點路, 就會開始假性收縮.  她告訴我要好好的休息, 感覺累時, 或是收縮太過頻繁, 就要多喝水, 多側躺.  
* 因天做了內診, 目前子宮頸口是完全緊閉的, 可是長度有點變短.  
* 跟醫生討論了我開刀時的一些危險.  因為這將會是我第三次剖腹產, 之前子宮開刀的刀痕有可能會破裂, 也有可能胎盤會緊緊附著在之前的刀痕上, 如果因為如此而造成大出血的話, 醫生不排除會將子宮切除來保住性命.  當然醫生說這樣的機會並不大, 但總是比自然生產的產婦會高一些, 所以她會請血庫準備好血, 如果須要緊急輸血的話, 不會來不及.  
* 目前剖腹生產是訂在 3/29/10 (39w2d), 希望不要早出來, 如果早出來, 很有可能就不是我自己的醫生開刀了.  如果早生的話, 就直接打電話給 Kaiser Santa Clara 總醫院, 請當時的住院醫生操刀.




下次檢查: 3/23/10, 10:30am.  這次將會是我剖腹生產前最後一次產檢, 希望真的可以熬到那時候.

GratefulM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7989ed.JPG

當時, 才回到加州兩個月的我們, 因為經濟的壓力, 決定搬出在 Cupertino 住了兩個月的公寓, 暫時借住在一位親戚的家裡.  現在回頭想想, 好多未知與不定在前面!  對於連保險都沒有的我們一家子, 想找到一個好醫生, 並能花時間了解我之前所發生的病歷與懷孕的經過, 更願意開始替我打抗凝血劑注射, 實在是一件不簡單的事.  可是我實在擔心, 還在懷孕初期的我, 若是不開始注射抗凝血劑, 也許胚胎就開始會萎縮, 所以想盡辦法到處問朋友與教會的兄弟姐妹, 是否能推薦一位好醫生.

我靈機一動, 打電話給我之前在 Sacramento 的婦產科醫生, 她替我接生了小咪 (我們的大女兒, 在 27週時死胎) 與小乖, 對我身體的情況與病歷很了解..  我心想如果她能替我還沒在灣區找到醫生之前做產檢, 並替我開抗凝血劑的處方, 我寧願開車兩個多小時到 Sacramento 去找她.  但她的秘書一聽我應該並不會從頭到尾都給她看病, 而且又住在灣區, 馬上就回絕了.  心裡有些沮喪的我, 還是不停的想辦法, 也打電話給我們在 Sacramento 認識的一些兄弟姐妹, 但也都沒有下文.  我也打了很多電話, 給灣區的一些婦產科醫生, 有幾個收 Medi-Cal 的醫生, 一聽到我是有過死胎的病歷, 就說他們不收高危險的病人.  

到了最後, 我們實在沒有選擇, 如果我之前在德州的醫師願意替我開抗凝血劑的處方, 那我不管怎麼樣也都要飛到德州.  於是, 打了電話連絡我在德州的醫生, 沒想到他竟然願意讓我去. 我打從心裡的感謝他, 因為對我來說, 既然知道這孩子的存在, 我就要想盡辦法的讓它存活下去.  我心想著只要開始施打抗凝血劑, 那存活的機會就會大一些.  也有多一點時間讓我慢慢在灣區找到婦產科醫生.  當時連絡到我德州醫生是個星期五, 我就趁著那個週末買了一張飛到達拉斯的機票, 想著能儘快去達拉斯一趟. 但沒想到的是, 等到星期一我再打電話跟醫生確認時, 我的醫生反悔了. 因為他覺得我並不會從頭到尾給他接生, 如果現在給我開了抗凝血劑的藥方, 如果將來我發生了什麼事, 他會有被告的風險.  於是, 這一條路也斷了.

因著教會長老的介紹, 我去拜訪了在教會聚會的一位家庭醫生.  雖然他並不是婦產科醫生, 但總是對當時茫然的我們有一些幫助.  這位可親的醫生, 問清楚了我每次懷孕的狀況, 也詳細的記錄在我的病歷裡.  他告訴我們, 因為加州政府的經濟狀況很不好, 灣區不少之前收 Medi-Cal 保險的醫生, 現在都停收了.  更不用說較有名望的醫生, 根本都不願意收 Medi-Cal 保險.  他還跟我們提到, 因為加州政府已經付不出來錢, 現在連申請小孩子的 Medi-Cal 保險, 或是低收入保險, 孩子們都會在 Waiting List 上等待.  雖然可以申請到 Medi-Cal, 但並不保證可以在南灣找到很好的醫生.  他也提到因為我一定需要剖腹生產, 之前又有死胎的經驗, 如果沒有保險, 自費剖腹生產會是一件挺麻煩的事, 他也不驚訝之前, 當有些婦產科醫生聽到我有死胎的病歷, 他們不願意接受我成為他們的病人了.  

我請我在德州的醫生將我所有的病歷都寄到這位家庭醫生手上, 心想著等到找到一位婦產科醫生, 我就可以將我的病歷從這位家庭醫生這裡轉到婦產科醫生.  沒想到, 等到找到醫生之後, 都已經是發現懷孕十二週之後的事了...


待續...

P.S. 上面的照片是 2009/8/1 我們結婚記念日當天照的, 當時小胚胎在我腹中, 只是我們都不知道.

GratefulM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